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環境污染治理投資促進經濟增長的途徑

發布時間:2020-03-14   |  所屬分類:農業環境: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本文通過建立GDP和環境污染治理投資各變量之間關系的模型,利用eviews8.0軟件,進行實證分析。得出結論認為:工業污染源治理投對GDP的影響最大,并且呈正向影響的關系;項目環保投資對GDP也有較大影響,尤其是完成驗收的項目;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對GDP的影響為正;本文還發現治理廢水和廢氣并沒有對GDP帶來很強的正向效應。

環境污染治理投資促進經濟增長的途徑

  關鍵詞:環境污染;GDP;環境污染治理;途徑

  一、前言

  在改革開放以來,人們物質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但是,在高增長的背后,中國的環境污染嚴重,高污染的壓力與日俱增,環境的污染不僅會導致極端天氣的發生,還會導致稀有動物的消失,同時對于經濟的持續發展帶來負面的影響。因此在注重經濟增長之外,對于環境改善的關注也是不可缺少的,所以采用合理的方式對于環境治理變得尤為重要。近年來政府加大了對于環境污染的投資,以及對于環境污染政策的實施。因此,環境污染治理的投資和政策的實施是否對經濟增長有促進作用,值得探討。

  二、文獻綜述

  關于環境與經濟增長關系的研究,大部分學者都是以環境污染與經濟增長的關系為視角展開。有學者研究了環境約束下經濟增長的特征(岳書敬、劉富華,2009;查建平,李志勇,2017),他們認為環境污染降低了經濟增長的效率,以資源環境消耗為代價推動經濟增長不容忽視。大部分學者仍然從總體上研究環境污染與經濟增長的關系(王敏、黃瀅,2015;李慶華,鄧萍萍,宋琴,2011;彭水軍,包群,2006)有學者研究后發現高增長不一定導致高污染(黃菁,2010),但是污染物種類的不同對于經濟增長的影響機制可能不同,經濟增長導致長期的環境污染,但是環境污染所帶來的經濟增長卻是短暫的(李慶華,鄧萍萍,宋琴,2011)。還有很多學者以省份或個別城市為例來研究環境污染與經濟增長的關系。方杏村,陳浩(2015)、高宏霞,楊林,付海東(2012)研究認為不同區域、城市的經濟增長與環境污染之間的關系不同,李治國,周德田(2013)對于山東省進行了研究,得出結論認為環境會遏制山東的經濟增長,而廢氣排放是經濟增長所帶來的問題。宋香榮,伍麗鵬,周杰(2011)工業廢水以及其中需氧量的極度增加是新疆經濟增長給水環境帶來的結果。沈鋒(2008)上海經濟規模的擴張加劇了廢氣的排放,導致了環科的惡化。劉坤,劉賢趙,常文靜(2007)認為煙臺市污染物排放量的變化是由人均GDP造成的,但反之不成立。郜慧等(2008)對河南省研究后,河南省經濟增長方式粗放,環境污染總量大。對環境污染的治理也是很重要的一個方面,環境污染治理需要地區政府的長期支持將治理效用最大化,達到治理環境的作用(郝云平,雷漢云,2018)。王敏(2015)認為在經濟的持續發展的同時對于環境的保護的重視也是必不可少的。然而作者發現,關于環境污染與經濟增長的關系研究已經很豐富了,關于環境污染治理的研究也有一些學者在進行。在環境污染治理過程中,需要很多的資本投入,然而用于環境治理的經濟投資還沒有學者進行研究,環境污染治理主要投資于廢水、廢氣、固體廢物、噪音等方面。因此作者以環境污染治理投資為研究對象,研究不同方面的投資對經濟增長影響效應的比較。

  三、變量選取與模型構建

  (一)變量選取

  由于本文的主要目標是研究環境污染治理投資對經濟增長的促進作用,因此本文的因變量為經濟增長。衡量經濟增長的指標有很多,例如GDP、人均GDP等,如同大多學者,本文選用GDP來代表經濟增長的過程。關于自變量,主要考慮政府對環境投資的各種渠道,環境污染治理投資包括城市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環保投資和工業污染源治理投資三大板塊。近年來,隨著政府在穩定經濟增長的同時,開始更多的關注居民生活質量,對環境污染的治理投資也逐漸加大。政府對環境污染治理的投資,主要投資于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工業污染源治理、項目環保、治理廢水、治理廢氣、治理固體廢物方面。因此本文提出假設,政府對環境污染治理的投資金額越大,會產生越大的正向作用。由于消費、企業投資,政府購買、凈出口都對GDP有很大的影響,于是本文將這些變量作為控制變量計入模型。并作出假設這些變量對GDP也有正向的促進作用。

  (二)模型構建

  基于以上分析,作者構建多元回歸模型,如公式所示:這里GDP代表經濟增長,X1,X2,X3,X4,X5,X6,X7,X8分別代表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工業污染源治理投資、項目環保投資、治理廢水、治理廢氣、治理固體廢物、治理噪音、其他治理投資。

  四、實證分析

  (一)模型估計

  作者根據從《中國統計年鑒》收集到的所有變量從2001年到2017年的數據,利用eviews8.0對上述模型進行估計,結果如表1所示:程荃摘要:本文通過建立GDP和環境污染治理投資各變量之間關系的模型,利用eviews8.0軟件,進行根據表1結果顯示,在所有的自變量當中只有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x1)與項目環保投資(x2)是顯著的。作者懷疑自變量之間存在多重共線性。因此為了消除多重共線性,本文采用了逐步回歸法,結果如表1所示。根據逐步回歸法修正后,發現x1到x5都是顯著的。下面需要對模型進行相關的其他檢驗。

  (二)模型相關檢驗

  在這一部分作者將對于模型進行了R2檢驗,顯著性檢驗以及殘差檢驗。從表1看出R2達到95.29%表明模型通過了擬合優度檢驗,x1到x5對GDP增長的解釋程度到了95%以上。然后對模型進行顯著性檢驗,從表1看出,所有變量的t值都小于10%,x1在1%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了檢驗,x2,x4,x5在5%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了檢驗,x3在10%的顯著性水平下通過了檢驗。最后進行殘差檢驗,殘差檢驗主要包括多重共線性檢驗,異方差檢驗,自相關檢驗。因為表1結果已經是逐步回歸方法修正多重共線性后的結果,所以這里只需要進行異方差,自相關檢驗。首先,進行自相關檢驗,根據表1所示,DW值為2.09,經查DW表,當觀察值等于17,變量值是5的時候,dl=0.67,du=2.10。DW大于dl小于du,所以通過自相關檢驗。接下來進行異方差檢驗,本文采用bp檢驗法,得到ObsR2相應的PChi2等于0.03,表明拒絕同方差的假定,未通過異方差的檢驗,因此采用加權最小二乘法修正,修正后PChi2等于0.17大于10%,通過異方差檢驗。

  (三)模型結果分析

  通過以上分析,模型通過了所有檢驗,得到統計結果如下公式所示,(P)0.00930.01970.06140.01230.0329R2=0.953DW=2.09根據公式統計結果,變量治理固體廢物、治理噪音和其他治理投資沒有通過檢驗,從模型中刪除,表明這些投資對GDP的增長不顯著;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工業污染源治理投資以及項目環保投資對GDP的增長成正相關,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每增加1億元,GDP會增加55.58億元,工業污染源治理投資每增加1億元,GDP會增加1473.53億元,項目環保投資每增加1億元,GDP會增加76.32億元;治理廢水和治理廢氣對于GDP的增長成負相關,治理廢水每增加1萬元,GDP會下降0.21億元,治理廢氣每增加1萬元,GDP會下降0.14億元。五、主要結論與政策建議本文通過建立GDP和環境污染治理投資各變量之間關系的模型,利用eviews8.0軟件,進行實證分析,得出結論如下:首先,工業污染源治理投對GDP的影響最大,并且是正向影響關系。工業污染主要集中在少數幾個行業,如鋼鐵,造紙,化工,采掘,紡織等。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工業化進程不斷加快,這些行業的相關產業為了實現理論最大化,降低成本,排放的污染物往往不符合標準。本文的研究結果表明,對工業污染進行投資會帶來較大的經濟效益,因此建議政府在未來更加對于工業污染的治理投資。其次,項目環保投資對GDP的影響較大,尤其是完成驗收的項目,表明近年來我們國家通過批準大型項目來進行治理污染投資的效果比較顯著,對GDP的增長效益也比較強。因此,建議未來國家針對各省份,尤其是重工業城市,加大項目投資力度,多多建設投資金額大,預期效果好,并且能夠有效治理環境污染的項目。然后,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投資對GDP的影響為正。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主要包括,對于燃氣,集中供熱,排水,園林綠化,市容環境衛生等方面的投資。我國的城鎮化建設近年來的加快使得政府對城鎮的基礎環境設施的投資加大,對經濟增長帶來了一定的正面影響。所以建議在未來,政府可以在城鎮環境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把“以人為本”放在首要位置,將環境保護基礎建設和經濟增長的目標相統一、相互促進、共同發展。最后,本文發現治理廢水和廢氣并沒有對GDP帶來很強的正向效應,表明在進行這些方面的投資是并沒有達到很好的效果,可能的原因是治理廢水和廢氣的投資是粗放型的,并沒有注重投資的經濟效應,所以沒有取得優良的經濟結果。建議政府未來在治理廢水,廢棄的投資時,以投資效益為目標,注重投資的技術含量。

  參考文獻

  [1]岳書敬,劉富華.環境約束下的經濟增長效率及其影響因素[J].數量經濟技術經濟研究,2009年第5期.

  [2]查建平,李志勇.資源環境約束下的中國經濟增長模式及影響因素[J].國民經濟管理,2017年6月.

  [3]黃菁.環境污染與城市經濟增長:基于聯立方程的實證分析[J].財貿研究,2010,21(05):8-16.

  [4]李慶華,鄧萍萍,宋琴.中國環境污染與經濟增長關系的實證分析[J].資源開發與市場,2011,27(02):131-134.

  [5]彭水軍,包群.中國經濟增長與環境污染——基于廣義脈沖響應函數法的實證研究[J].中國工業經濟,2006(05):15-23.

  [6]方杏村,陳浩.經濟增長和環境污染的動態關系及其區域差異——基于資源枯竭型城市面板數據的實證分析[J].生態經濟,2015,31(06):49-52.

  [7]李治國,周德田.基于VAR模型的經濟增長與環境污染關系實證分析——以山東省為例[J].企業經濟,2013,32(08):11-16.

  [8]高宏霞,楊林,付海東.中國各省經濟增長與環境污染關系的研究與預測——基于環境庫茲涅茨曲線的實證分析[J].經濟學動態,2012(01):52-57.

  [9]宋香榮,伍麗鵬,周杰.新疆經濟增長與水環境污染關系的實證研究[J].生態經濟(學術版),2011(02):81-84.

  [10]沈鋒.上海市經濟增長與環境污染關系的研究——基于環境庫茲涅茨理論的實證分析[J].財經研究,2008,34(09):81-90.

  作者:程荃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208804.buzz/nongyehuanjinglw/21344.html

    上一篇:城市發展與生態環境耦合度
    下一篇:環境設計實踐性教學模式

    热刺在英超的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