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悠悠期刊咨詢網是專業從事評職稱論文發表,核心期刊征稿,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發表等服務的論文發表期刊咨詢網。
展開

特色政治詞句英譯

發布時間:2020-04-27   |  所屬分類:哲學:論文發表  |  瀏覽:  |  加入收藏

  外宣翻譯在對外傳播國家文化、樹立國家形象、提升國家話語權等方面起著關鍵作用,其質量的優劣將影響國外受眾對中國及中國文化的認知與印象。譯者在處理富有中國特色的政治詞句時,以異化策略與歸化策略作為指導方向,根據實際情況在“中國英語”與“靠近讀者”之間作出選擇,力求譯文準確、嚴謹,實現外宣翻譯的價值。

特色政治詞句英譯

  [關鍵詞]外宣翻譯;中國特色;政治詞句;英譯

  一、解讀外宣翻譯

  外宣翻譯,顧名思義,是指將對外宣傳材料翻譯成英語或其他語種,向世界傳播來自中國的聲音。外宣翻譯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前者涵蓋了所有漢譯英活動,后者則主要針對政府文件公告、政府或企事業單位信息資料、新聞媒體報道等方面的翻譯。對提倡“共同發展”、日益開放的中國而言,對外宣傳是對外塑造、樹立國家形象的重要窗口,對提升國際話語權意義重大,而外宣翻譯則在其中起著關鍵的橋梁作用。通過外宣翻譯向世界展示中國,“努力引導國際社會客觀理性地看待中國的發展和國際作用,營造友善的國際輿論環境,在國際舞臺上展示一個和平、發展、合作、負責任的國家形象”。[1]文化部外聯局副局長朱琦強表示,在我國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實施的新形勢下,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應大力提高外宣翻譯水平,進一步拓展和深化國際交流與合作。

  (一)外宣翻譯的特點

  外宣翻譯是以外國讀者受眾為中心,以交際翻譯為主要手段,將源語信息翻譯成目的語的一種翻譯實踐,涉及社會、文化、生活等方面。有別于一般意義的翻譯,外宣翻譯更關注目標受眾和信息傳達,相對弱化意境、神韻、修辭等因素,兼顧了真實性、靈活性與嚴謹性,體現了政治性與時代性。因此譯者在從事外宣翻譯時,必須關注邏輯與事實,確保譯文內容準確無誤、文字簡潔明了,并考慮到譯文對讀者意識形態方面可能產生的影響,力求讓讀者真切感受到原文的精髓與思想,從而起到文本的呼喚作用。

  (二)外宣翻譯的難點

  無論廣義或狹義,外宣翻譯中的“外”明確了其受眾對象是外國人,“宣”揭示了其本質意義是信息傳播。其難點在于,譯者不僅要完成語種之間語言文字的轉換,還要跨越文化思維障礙。鑒于中西方語言文化思維間的巨大差異,外宣翻譯無疑是一項富有挑戰性的工作,若處理不當,將有可能影響國外受眾對中國文化的認知,左右其對中國的印象。“在外宣翻譯中貼近國外受眾對中國信息的需求,貼近國外受眾的思維習慣,與受眾之間建立起‘認同’,是改善外宣翻譯的根本”,[2]這要求譯者不斷鞏固自身語言基礎、擴大知識面外,還需培養跨文化交際意識,熟悉國外受眾的思維模式與思維習慣,注意比較、分析中外語言與文化差異,確保譯文信息正確、語法無誤和通順易懂。

  (三)外宣翻譯中的“中國英語”

  “中國英語(ChinaEnglish)”一詞最早由復旦大學教授葛傳槼提出,[3]是指“以規范的英語為核心,表達中國文化領域特有事物,不受母語干擾和影響,通過音譯、借譯及語義再生諸手段進行英語交際,具有中國特點的詞匯和語篇”,[4]有別于暗含貶義的中式英語(ChineseEnglish)或漢式英語(SinicizedEnglish)。[5]“中式英語”僅是機械化地將漢語轉換成英語,漢語痕跡明顯,往往存在用詞或語法錯誤,而“中國英語”在用詞和語法上則皆為正確,只是帶有鮮明的中國特色,但并不影響國外受眾的閱讀與理解,甚至能引起其對漢語或中國文化的興趣。在涉及中國題材的文章中,“中國英語”的出現無可避免,這是由于很多具有中國特色的漢語詞匯在現有的英語詞匯中難以找到對應詞或恰當的表達,只能用其他詞匯借代或用新型混合詞匯來表示,如,音譯:pu-tonghua,renminbi,guanxi,fengshui,maotai,jiaozi等;借譯:OneChinaPolicy,papertiger,ironricebowl,BeijingOpera等;四字成語:Effortshalved,resultdouble等;平行結構:Afallinapit,againinawit等。可見,“中國英語”是表達中國社會諸領域特有事物、具有中國特點的英語,是漢語與英語語言文化交流過程中產生的一種語言現象。其以規范英語為基礎,盡管不為英語國家受眾所慣用,但能進入英語交際且不受母語干擾,并隨著其使用的普及而進一步豐富、發展英語和世界文化,在一定程度上有益于中國文化的傳播。

  二、中國特色政治詞句英譯策略研究

  國家層面的外宣翻譯是一種跨語言的信息共享與思想交流活動,是國家形象在國際生態環境中的適應性選擇和自我構建方式,概括而言,就是中國事物、外語表達,中國內容、國際傳播,中國形象、國際構建。作為對外構建國家形象、宣傳政治主張的手段,外宣翻譯離不開與政治因素的關聯,常見范疇之一便是中國特色政治詞句翻譯,譯者往往需要在保留中國特色和讓國外受眾讀通弄懂之間作出衡量與取舍。

  (一)異化策略下的“中國英語”

  異化“偏離本土主流價值觀,保留原文的語言和文化差異”,[6]以源語或原文作者為歸宿,突出原文的語言形式和文化現象。以韋努蒂為代表的“異化派”主張翻譯的主要目的是文化間的交流,在譯文中保留源語文化,既豐富了目的語文化的內涵,也使語言的表達形式多樣化。他們認為,讀者中不乏有人欲了解異國文化,譯者應相信讀者能通過理解和想象領略異國文化的獨特之處。在當今形勢下,采用異化翻譯策略有利于向世界傳播中國文化,進一步建立、鞏固中國的對外話語權。因此,在語法、結構、邏輯等條件允許下,譯者可優先考慮異化策略,如,精準扶貧(targetedpovertyallevi-ation)、高質量發展(high-qualitydevelopment)、共有產權住房(homeswithsharedownership)、新型城鎮化(newmodel/typeofurbanization),文化市場、文化貿易(culturalmarket,Culturaltrade),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ThePartyasleaders,thepeopleasmasters,law-basedgovernance),黨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綱領、基本經驗(Party’sbasictheory,line,programandexperience),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越走越寬廣(broadenourpathofsocialism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二)歸化策略下的“靠近讀者”

  歸化基于民族中心主義態度,把原作者帶入譯語文化,體現了外語文本符合譯語的文化價值觀。此策略要求譯者在翻譯時,以原作及原作作者為出發點,盡量呈現原文的內容和風格,同時,還要顧及譯文讀者,充分考慮其語言習慣與文化,盡可能向其靠近,確保譯文被讀者所理解與接受。譯界專家黃友義曾提出外宣“三貼近”原則,認為譯者應“充分考慮文化差異,努力跨越文化鴻溝”,[7]對外宣譯者而言,“國際視野很多時候就意味著要了解外國人的思維習慣與讀者的心理、心態”。[8]當譯文無法準確傳達原文內容與思想時,或讀者因語法錯誤、邏輯混亂等原因難以理解譯文時,譯者應擯棄異化策略而采取歸化策略。例1這次減稅,著眼“放水養魚”、增強發展后勁并考慮財政可持續。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到將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并引出“放水養魚”一概念。“放水養魚”與漁業無任何關系,而是比喻若要發展某項事業就得有投入,并為其創造有利的發展條件,以實現個人、集體、國家等多方面收益。此處意即,政府將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確保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以此協調、保障企業利益,建議譯為“accommodatingthein-terestsofcompanies”。例2決不能“新官不理舊賬”。李克強總理強調,政府要帶頭講誠信,決不能隨意改變約定,決不能“新官不理舊賬”。這是國家領導人針對政商關系對企業的承諾,指堅持法定職責必須為、法無授權不可為,保持政策的連續和穩定,依法作出的規劃、行政決定等不得隨意改變,杜絕往屆政府和部門的承諾或優惠政策不兌現的現象。此“賬”非彼“賬”,與西方人認為的“account”或“debt”等無關,是指官員對人民、對企業作出的承諾,因此參考譯文為:“Newofficialsmustcontinuetomeetthecom-mitmentundertakenbytheirpredecessors.”例3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體經濟活力不斷釋放。加大“破、立、降”力度。2018年,在迎來改革開放40周年之際,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明確,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重點在“破”“立”“降”上下功夫。若僅按字面之意進行翻譯,國外受眾必定無法理解何為“break”“establish”“drop”,此譯法嚴重曲解了原文之意。實際上,“破”,指大力破除無效供給,把處置“僵尸企業”作為重要抓手,推動化解過剩產能;“立”,指大力培育新動能,強化科技創新,推動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培育一批具有創新能力的排頭兵企業;“降”,則指大力降低實體經濟成本,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清理涉企收費,降低用能、物流成本。基于此解釋,可譯為:“Westrengthenedworktocutineffectivesup-ply,fosternewgrowthdrivers,andreducecosts.”相近例子還有“‘放、管、服’改革”(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改革)。

  三、結語

  外宣翻譯是跨國家、跨語言與跨文化的傳播活動,其最終目的是讓目標語受眾理解、領會源語所傳達的內容與精神,引起或呼喚受眾的閱讀興趣,并產生一定的影響力,從而實現跨語言、跨文化交際。譯者在處理中國特色政治詞匯時,無論選擇異化策略還是歸化策略,皆應明確外宣翻譯的規律與特點,對比中外語言特點與文化差異,把握國外受眾的思維習慣,力求翻譯無誤、到位,更好地向世界展示我國的政策方針、發展情況、文化底蘊及其他客觀信息。

  [參考文獻]

  [1]盧小軍.外宣翻譯“譯+釋”策略探析[J].上海翻譯,2012,(2).

  [2]陳小慰.外宣翻譯中“認同”的建立[J].中國翻譯,2007,(1).

  [3]葛傳槼.漫談由英譯漢問題[J].中國翻譯,1980,(2).

  [4]李文中.中國英語與中國式英語[J].外語教學與研究,1993,(8).

  [5]Hedeyuan,LiD.LanguageAttitudesandLinguisticFeaturesinthe“ChinaEnglish”Debate[J].WorldEnglishes,2009,(1).

  [6]VenutiL.StrategiesofTranslation[M]//BakerM,SaldanhaG.RoutledgeEncyclopediaofTranslationStudies.London&NewYork:Routledge,2001.

  [7]黃友義.堅持外宣“三貼近”原則,處理好外宣翻譯中的難點問題[J].中國翻譯,2004,(6).

  [8]朱義華.外宣翻譯的新時代、新話語與新思路———黃友義先生訪談錄[J].中國翻譯,2019,(1).

  作者:莫競 單位:江門職業技術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自:http://www.208804.buzz/zhexuelw/21533.html

    上一篇:馬克思主義理論在改革開放的作用
    下一篇:沒有了

    热刺在英超的排名